●一些电子数码产品涨价两成左右,部分地区汽车产业链影响较大

核心摘要:
硅钢是钢材当中的高精尖产品,受今年整体行情和日本地震影响,武钢股份昨天宣布旗下取向硅钢13

核心摘要:
大地震令不少日本企业在短期内不得不关门自保。据当地媒体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12日中午,在地震波及地区,至少有21家日本大型

●灾后重建物资需求增加,中国企业应当把握时机,开拓和挖掘日本市场

硅钢是钢材当中的高精尖产品,受今年整体行情和日本地震影响,武钢股份昨天宣布旗下取向硅钢130及以上牌号上调1200元/吨,上调后规格为30Q130的取向硅钢价格含税价为
20053.8元/吨。

大地震令不少日本企业在短期内不得不关门自保。据当地媒体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12日中午,在地震波及地区,至少有21家日本大型企业的数十家工厂进入停工状态,一些核电站甚至陷入“受损”状态。而在全球产业链布局上休戚相关的中日贸易也同样有“震感”。尤其对于高端零部件进口商而言,货物延迟进港将给中国企业的生产经营带来直接损失。

日本大地震“经济冲击波”席卷世界多个领域,对中国经济也带来一定冲击。记者在北京、广州、深圳等地调研了解到,一些电子数码产品涨价两成左右,部分地区汽车产业链条面临停工的威胁。专家认为,受地震影响,年内日本经济将受到冲击,建议中国企业应积极参加日本震后重建,开拓日本市场,推动本国产业升级。

此外,由于日本的建筑钢材产能较小,此次灾后重建预计将拉动中国建筑钢材的出口。

业内人士认为,短期内,地震对中日经贸关系的影响因行业而异,虽然中国对日本的高端零部件进口将直接受到影响,但就中日日常消费品的进出口贸易而言,损失应该是比较小的。从长期趋势看,中日经贸处“震”不惊。日本的灾后重建有望提振日本对海外建材、金属原料的需求,这将进一步推动依赖度较强的中日贸易。

部分数码产品涨幅20%左右,中日合资车企生产或受影响较大

灾后重建拉动建材出口

高端零部件进口受冲击

3月21日,记者在北京、深圳、广州采访了解到,受地震影响,目前数码存储设备(U盘、SD卡、TF卡)和日本原装高端相机及镜头价格涨幅明显。

日本大地震导致当地大量基础设施、港口、汽车、房屋摧毁,部分区域甚至遭到毁灭性打击。

消费电子行业成为日本地震的“重灾区”之一。着名电子设备商索尼发布消息称,索尼设置在日本北部地区的6家工厂在地震发生后立刻关闭了生产设施,无法估计这些工厂何时能够开始恢复运营。此外,尼康、佳能能源部件及电子产品生产商也纷纷宣布关闭部分工厂。

在广州解放北路电子一条街,数码产品已是“涨声一片”。记者刚开口问价格,“大家发数码科技”的女店主连声说:“涨了,涨了。金士顿4G和8G的SD卡分别上涨10元和20元,已经卖到55元和95元;4G和8G的U盘价格也分别涨到53元和90元,上涨幅度均在两成多。”店主称,主要是上游经销商抬起价格,自己只是随行就市。

联合金属分析师胡艳平昨天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日本汽车及部分工业生产因地震而暂时停产,钢铁需求也因此减少,但从中期看,日本在震后将展开灾后重建,工业也将逐步复工,用钢需求将随之放量。

据国外媒体报道,多家市场研究公司表示,由于日本占全球芯片市场的1/5,日本大地震将对全球芯片的供应及价格涨跌产生重要影响。

北京中关村的一些数码存储设备价格涨幅较大,在20%左右。日本品牌相机价格也有所上涨。以佳能550D为例,中关村的报价已从震前的4980元上涨到5120元至5200元之间。据佳能、尼康经销商北京友联数码的王小姐介绍,地震后,卡片机价格变化不大,但日本原装的高端相机和镜头价格涨幅明显。原本售价在3万至4万元的佳能和尼康的高端相机及镜头目前售价已经涨了好几千元,出现了有价无市的局面。

过去5年,日本粗钢产量维持在8500万~12500万吨之间,占世界粗钢比重的7%~10%。2010年日本粗钢产量接近1.1亿吨,出口约4340万吨。

因而,作为日本电信产品产业链布局上的关键一环,中国相关进口商势必蒙受损失。在一些专业数码产品网站上,以佳能、尼康为代表的高端电子设备价格已显现出微幅上调迹象。

永利集团娱乐官网地址,与此同时,中日合资车企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生产难以保障。生产变速箱等核心部件的广东南海本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工厂在3月前生产还能开展,但4月之后能否维持还有待观察。广汽本田、广汽丰田两大企业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零配件库存状况,企业能确保两周生产正常进行,此后生产是否会受影响,还在评估之中。东风日产则称,目前企业正在加紧进行评估,只能确保“近期生产”不受影响,但长期还有待观察。

据统计,2010年日本东北部地区钢铁产量为2580万吨,占日本总产量的24%。瑞银分析师孙旭认为,日本东北部地区的钢铁产量将出现明显下滑,但由于未受影响的钢铁厂可以相应地提高产能利用率,预计地震将使日本钢铁产量减少10%~15%。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外经部副部长赵晋平解释说,中国对日本高端零部件的依赖度很高,如果交货延期,企业受到的损失将远比价格上调严重得多,但中国企业对中低端零部件的自给能力较强,在这一领域不会受到明显影响。

进口依赖程度高的某些钢铁产品也步入了涨价的行列。宝钢日前公布4月份价格政策,在维持主要产品出厂价不变的同时,将取向硅钢价格上调1000元/吨。这与武钢公布的4月价格政策几乎一致。在两大钢厂公布4月价格政策之前,国内钢价已持续下跌了近一月。中联钢的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从日本进口的硅钢占进口硅钢总量的48%,居各国之首。

齐鲁证券分析师笃慧提供的数据显示,从日本钢铁联盟的数据来看,2009 年到
2010
年,受灾区域钢材的订货量基本占到日本钢材订货总量的30%左右,因此短期内日本部分钢材品种的出口将会受到影响。

商务部研究院学者梅新育表示,受影响最大的当数进口日本设备和机电、光学等零部件的中国企业,因为我国大量进口日本高技术产品、上游中间产品和设备。我国电子、汽车等一些产业的产能利用率可能会因为日本上游中间产品供货停顿而降低,一些新建和改造项目可能因为日本设备生产、交货流程被打断而不得不减速。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所研究员刘军红说,在产能和基建尚未恢复之前,日本震区损失的产能需要日本国内其他地区予以补充,日本相关产品对外出口将受到一定影响,有所下滑。日本是中国电子产品零部件等生产资料的主要供应国,此次灾害影响中国的汽车、玩具、石化、电子产品等加工型行业。

这只是东北地区,由于地震冲击了日本的供电设施,可能对其他地区的钢厂生产也造成影响。东北证券分析师潘喜峰认为,核电占日本电力供应的30%以上,本次地震给日本的核电工业造成了重创,因此电力限制也可能对钢厂的生产造成不利影响。

但赵晋平也指出,相关企业所受影响是短暂且有限的。从长远看,这些企业会在较快的时间内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结构。在短期内,企业可以向韩国、中国台湾地区等第三方寻找进口替代。

中国企业可积极挖掘“重建经济”

此外,日本建筑钢材产量并不大。灾后重建首先需要大量的建材。据胡艳平介绍,从日本钢铁生产结构来看,其板材所占比重较大,接近70%,所以灾后重建将对此类钢材形成需求,有利于中国的钢材出口。

中日经贸往来所受影响有限

广东金融学院副院长陆磊认为,此次地震及引发的海啸对日本东北部基础设施和居民财产的强大破坏力使得日本灾后重建投资将大幅增加,突发性需求将显著提升。未来一段时间,日本投资拉动经济的作用将明显增强。“地震短期内将给日本经济带来负面影响,但从中长期看,地震将刺激需求,有助于日本走出经济低迷,日本震后经济将呈‘V形走势’。”

高精尖钢材的机会

虽然在进出口高端零部件方面,中日双方难逃阵痛,但两国在汽车贸易及日常消费品贸易方面所受的损失却是比较小的。日前,丰田汽车发表了关闭日本本土工厂的声明。赵晋平就此表示,日本东北部地区的工业布局并不密集,加之中国市场对日系汽车的依赖度远低于高端零部件产品,料中国相关进口商所受影响不会十分明显。

深圳大学经济学院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国世平认为,日本经济情况与其他发达国家不同,其他国家是苦于资金不足,但日本却是资金过剩,消费不足。面对危机,日本可以在短期内聚集各类投资,投入到重建当中。目前,摩根大通已将2012年日本经济增幅从之前预计的1.8%上调至2.0%,花旗集团也将这一预期从1.9%上调至2.1%。

国信证券分析师郑东认为,由于日本钢铁行业主要集中于中高端钢材的生产,如硅钢片、高档轿车板等,地震将会直接影响日本高端钢材的出口,这将对中国高端板材类生产企业形成利好,特别是武钢、宝钢等企业将直接受益。

赵晋平指出,中国输日的日常消费品数量可能会有所上升。伴随灾害重建工作的进一步推进,日本方面还需从中国进口大量的建材。平衡损益,中日经贸往来所受影响有限。

专家认为,在重建过程中,日本物资需求增加,中国企业应当把握时机,开拓和挖掘日本市场。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永说,地震地区的温度较低,对于保暖、应急、抗灾备品等物资有较强的需求,而中国是这类物资的重要生产地。另外,日本农业在海啸中受损严重,农产品进口量将一进步放大。我国相关行业可借此加快拓展日本市场。

“有利于中国硅钢替代进口。”宝钢集团上述人士告诉本报,“从技术层面上看,宝钢生产的硅钢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但是相比于日本等生产硅钢的企业而言,还有一个认知度的问题,需要时间。”

梅新育则进一步补充说,在灾后重建领域,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建材、钢铁生产国,我国相关产业也可能会参与重建工作,中国企业可为日本灾后尽快恢复正常秩序多做贡献。

陆磊认为,我国的中游行业已出现产能过剩,而日本灾后重建将涉及大量基础设施的修复和重建,对于重型机械、钢铁、水泥等产品的需求将大幅提升。中国企业如能借机进军日本市场,使中游行业的部分产能得以在日本消化,将有助于推动全球布局。

目前,中国硅钢产品仍依赖于进口,主要进口国集中在日本、韩国、俄罗斯等国家,其中日本进口资源仍居硅钢进口国之首。去年,中国从日本进口的硅钢占总进口量的48%,与2009年相比有所增加,整体比例增加8个百分点。

产业链受“震动”,倒逼“中国制造”升级

2010年,中国进口硅钢97.61万吨,其中取向硅钢26.27万吨,非取向硅钢71.34万吨;出口量为15.59万吨,其中取向硅钢1.22万吨,非取向硅钢14.37万吨。

专家认为,中国企业应当积极参加日本震后重建,此举不仅有利于摆脱产业链“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也有利于中国在日本寻找更多的经济发展机会。

作为硅钢的下游用户,天威保变董秘处一位负责人昨天告诉本报:“目前还不知晓地震是否会影响日本供应商给我们供货,如果影响到了,我们可以通过其他渠道进口,韩国、中国也都在大量生产硅钢。”

陆磊说,由于日本政府债台高筑,其在灾后重建中发挥的经济力量不足以满足灾后重建的需求,我国企业可以通过加大对日投资以及增加进口等方式参与日本的灾后重建,帮助提振日本总供给,助推中国企业扎根日本。

目前,国内生产硅钢的企业主要有武钢股份、宝钢股份、鞍钢股份等几家大型企业,其中武钢股份为国内硅钢龙头企业。

专家提醒,中日合资企业当前面临的困境表明,没有介入高端产业链,缺乏核心技术,无法独立生产核心零部件将“陷入被动”。

具备替代机遇的不仅是硅钢,据胡艳平介绍,日本出口钢材中主要以板材为主,其中热轧、中板及冷轧、镀锌占据绝大部分份额。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杜金岷认为,此次地震对于日本部分产业的打击,虽然会波及我国部分行业的发展,但也将促使这些行业加强自主创新,有助于加快我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但需要注意的是,日本产能的恢复能力较快,估计半年至一年内即可完成,中国企业要抓住这段时间,努力突破,推动“中国制造”加快转型升级。

中国从日本进口的钢材主要用于高档汽车、高档家电等领域。而国内钢铁企业近几年也加大了在这些领域的产品研发和投资。

新华社记者 黄玫 赵瑞希 付航

相关文章